• <menu id="gi8ko"><strong id="gi8ko"></strong></menu>
    <nav id="gi8ko"></nav>
    新華網 > 時政 > 正文
    2022 08/ 14 23:19:04
    來源:新華社

    新華全媒+丨將藝術注入鄉野——一位陶瓷藝術家的鄉村振興實踐

    字體:

      新華社鄭州8月14日電(記者桂娟 史林靜)盛夏的伏牛山谷,青山疊翠,溪水潺潺,進入雨季,山里總飄著化不開的水霧。入夜,一串串大紅燈籠亮起,三彩釉畫拼成的作品《八方門神》流光溢彩,上千只陶碗組合的壁畫《宙》大氣磅礴……村口的這座房子曾住著一對普通農家兄弟,現在成了文藝氣息濃郁的三彩展覽館。

      7月13日,“洛陽三彩陶藝村”一景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位于河南省洛寧縣羅嶺鄉的前河村花樹凹一度極其貧困。2015年,洛陽三彩藝術博物館館長郭愛和在這里打造了洛陽三彩陶藝村。如今,藝術正以它特有的力量,讓當地的鄉土重煥生機與活力,游客絡繹不絕,生活在大山里的村民第一次在家門口有了種地以外的收入。

      郭愛和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,從業30多年來,他獲獎無數,但有一個最特別——2020年度河南省扶貧攻堅獎“創新獎”。

      深山里的藝術公園

      山間芳樹遍植,花谷梯田蔓延,傳統民房、窯洞、紅燈籠點綴其間,以陶缸、三彩為基礎的創意作品隨處可見,這個位于伏牛山深處的小村,儼然一副鄉村藝術公園的模樣。

      7月12日,游客在“洛陽三彩陶藝村”游覽拍照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而在過去,這里卻是“連要飯都要不到的地方”?!按謇餂]有路,都是踩出來的羊腸小道,吃水全靠去外面拉?!?013年的一次踏青,讓這個隱于大山深處的古村進入了郭愛和的視野。

      “缸是陶瓷文化發展的見證者,仰韶文化時期,人們就制作了各種造型的缸,華夏五千年不熄的窯火一直傳承到現代?!惫鶒酆驼f。將村莊的文化底蘊與自身所長結合,郭愛和決定用陶缸為這個小山坳的藝術打底。

      2015年,郭愛和帶領洛陽三彩藝術博物館的陶藝團隊入駐前河村花樹凹,以藝術家的眼光重新審視和設計這個小村落。

      7月12日,郭愛和在“洛陽三彩陶藝村”向參觀者介紹景觀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“我們的目標是把鄉村裝點得更像鄉村,把自然呵護得更加自然?!惫鶒酆驼f。如今,走遍花樹凹,最顯眼的莫過于隨處可見的大陶缸。以前用來汲水、炊煮、儲物的陶缸被注入新的生命,經過巧妙排列組合,形成了一件件極具藝術性的陶藝景觀作品。從高處俯瞰,由6666口陶瓷大缸組成的大型裝置作品《容》,宛如美麗少女,佇立山谷之間。游客沿著陶缸鋪設的“陶瓷之路”拾級而上,觀賞著山間錯落有致的梯田和花谷。

      “藝術尋找鄉村 鄉村也在呼喚藝術”

      行駛在羅嶺鄉的山道上,每個村的入口處都立著一個醒目的牌子,由夯土和青磚組成的三彩標識下,刻著村名。

      在打造三彩陶藝村的同時,郭愛和發現,鄉村也在呼喚藝術?!班l村建設不僅要綠化、亮化和硬化,更要有文化和心靈建設,讓藝術走進鄉村,塑造鄉村?!惫鶒酆驼f。為此,他義務為洛寧縣設計了統一的旅游標識系統,并為羅嶺鄉14個行政村設計村標。

      7月13日,游客在“洛陽三彩陶藝村”游覽拍照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“鄉村振興,一定要藝術設計先行,用真正的藝術,驅動鄉村旅游和鄉村振興?!惫鶒酆驼f。

      為了幫助村民增加旅游收入,項目區內不設食宿接待業務,由搬遷出去的村民負責。曾經困住村民的花樹凹成了帶富周邊的“旗手”,輻射前河、蛇溝、皮坡、路溝等多個行政村,帶動1229戶群眾受益。

      7月13日,工作人員在“洛陽三彩陶藝村”打掃衛生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45歲的周龍和結束了在外打工的日子,回到了花樹凹負責建筑工程;60多歲的村民韓鳳曉負責給員工做飯,一個月工資3000元;53歲的吉青芬是溝橋村村民,農閑時就來洛陽三彩陶藝村種花除草,多的時候一個月能掙2000多塊錢。

      離花樹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,是花樹凹新村。一排規劃整齊的民居,從一號院到八號院,住著從花樹凹搬出來的8戶人家。

      為鄉村孩子的美育“填溝”

      夏日的午后,山谷的靜謐被一群孩子打破。十來個八九歲的孩子,背著畫板,三三兩兩跳躍在山間的石磚路上,郭愛和走在他們中間。

      7月12日,在“洛陽三彩陶藝村”,郭愛和帶領羅嶺鄉中心小學的學生參觀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最后,他們在一處山泉旁停下了,孩子們各自散開,嫻熟地支起畫板,打開畫筆。這些都是附近村里的孩子,就讀于羅嶺鄉中心小學,利用暑期來花樹凹寫生。

      7年前,這里的孩子是另外一番模樣。

      “2015年在這寫生的時候,老有村里的孩子圍上來問,這是干啥呢,這是什么筆,甚至還有孩子指著顏料問能不能吃?!惫鶒酆驼f。

      “鄉村振興需要一代一代接力,更需要下一代具有很好的美育知識,如果我們的孩子不知美不識美,那未來如何去創造美?”郭愛和萌生了通過舉辦“當日藝術展”來支持鄉村美育的念想。

      7月12日,郭愛和帶領羅嶺鄉中心小學的學生寫生。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

      “走吧,到花樹凹去,為孩子們畫,為大自然畫,為未來畫?!惫鶒酆桶l出了一個倡議,邀請國內外藝術家“當日”駐村創作,“當日”舉行展覽,“當日”進行搶拍,“當日”全款捐贈,善款全部用于鄉村適齡兒童的美育教育。

      2015年12月27日,來自全國各地的23名藝術家匯聚花樹凹,用畫筆把山坳之間的鄉土定格,創作43幅作品全部拍賣,籌得善款4.3萬元,在羅嶺花樹凹建立了第一個“美育教室”。

      受到郭愛和的號召,“當日藝術展”的“朋友圈”越來越大,截至目前,已連續舉辦7屆,共邀請藝術家550人次,捐贈作品613幅,募集愛心捐款154.8萬元,在洛寧縣86所中小學掛牌設立“美育教室”。

      “鄉村振興需要更多有文化內涵、有靈魂、有歷史和未來的探索?!惫鶒酆驼f。

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徐海知 】
   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914846
    校草被送到调教所调教
  • <menu id="gi8ko"><strong id="gi8ko"></strong></menu>
    <nav id="gi8ko"></nav>